苏格兰

我也以身作则,贴一篇自己的游记。来自我的blog。——jao

苏格兰——迷雾中的风笛

格拉斯哥印象

格拉斯哥是苏格兰最大的城市,人口重心,整个格拉斯哥大区的人口占苏格兰的1/3。当地的名人有发明家瓦特,至今他的名字还是物理量“功”的单位,他的雕像也一直毅立在城市中心的乔治广场上。

下面是从大连天空网(http://www1.daliansky.net/)上抄来的。顺便提一句,大连和格拉斯哥是友好城市。

格拉斯哥这个地名本是凯尔特语"绿色谷地"的意思。早在公元6世纪,传教士圣芒戈在克莱德河谷的绿色原野上,建立起一座小教堂。围绕小教堂渐渐形成了居民点,这就是最初的格拉斯哥。

格拉斯哥在它诞生后的一千多年里,一直默默无闻。直到18世纪初苏格兰与英格兰合并,这座小城才时来运转。它利用面向大西洋的优越位置,开展海外贸易,成为英国一大港口商业城市。那时,该市的几百条快速帆船来往于英国、非洲和北美之间,把英国的货物和非洲的黑奴运往北美,载回一船船的烟草、糖料和棉花。格拉斯哥的商人们发了大财,人们称之为"烟草贵族"。随着贸易的发展城市也逐渐扩大。

工业革命为格拉斯哥带来了新的推动力。瓦特发明的蒸汽机在纺织厂和其他工厂得到了广泛的应用。19世纪初,蒸汽机用于交通,导致了火车轮船的发明,也给格拉斯哥带来发展新工业的机遇。格拉斯哥兴起了机车制造业、造船业、钢铁业、重型机械制造业等工业部门,成为当年英帝国最大的工业城市。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格拉斯哥的造船业。在很长时间里,这里曾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造船中心。本世纪30年代,格拉斯哥的船坞里造出了两条世界上最大的远洋客船。一条是豪华巨型客船"玛利皇后号",吨位达8万吨,比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总吨位还要大得多,一次可运5000人漂洋过海。另一条叫"伊丽莎白皇后号",更大,吨位超过8.3万吨。提起当年的造船业盛况,格拉斯哥人总是眉飞色舞,津津乐道。但是,近几十年来,由于世界市场的竞争,东亚造船业的崛起,格拉斯哥船坞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该市的白马酒厂是酿制苏格兰威士忌最大的酒厂。它生产的白马牌威士忌酒质醇香、装潢精美,在全世界享有盛誉。(今天买了一瓶,不过不是这个牌子的,但也很贵的说。)

南郊卫星城东基尔布赖德[East Kilbride]是新兴的计算机工业中心,有苏格兰硅谷之称。(我上班的工厂就在那里,每天坐半个多小时的火车去,痛苦啊。)

其实,我一直觉得苏格兰人,就像他们的祖先,传说中的hardman一样,都是性情中人。他们热情,纯朴,直率。这也难怪会被英格兰吞并,毕竟阴谋往往比武力更有威胁。

街上年青人穿着很有特色。拉破口的牛仔裤似乎是最流行的。连帽上衣加棒球帽的装扮也很多。尽管戴两层帽子很奇怪,但是还是很酷的。就是流氓气息重了一些,又是英格兰的影子!

这里的酒吧非常多,感觉上似乎多过了我去过的任何一个城市。晚上很多人在里面喝酒,跳舞。他们很能喝,估计都是从小锻炼出来的。从酒吧出来,年青人就去所谓的night club。认识异性或同性,然后往往是一夜情。深夜在night club的门口,经常有年青女子站在那里,你上前去跟她搭讪,双方都觉得可以就一起去一方的家里过夜。因为盛行一夜情,所以在格拉斯哥没有卖淫的市场,也是很有趣的一个现象。有人评价说,这里的女人最便宜,zero。

但其实苏格兰人的家庭观念是很强的。某种程度上甚至和中国人的家庭观念一样,讲究的是“家和万事兴”。他们的理念是:年青的时候玩,玩够了就知道家庭的价值了。这和中国人的想法是很不一样的。也不知道哪种更好些,抑或是我又在瞎操心了。

足球与宗教

熟悉我的人一定很意外我会写这两个话题,事实上我自己也很意外,想法是在msn聊天的一瞬间产生的。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其实,身在格拉斯哥,不谈足球或是宗教,就像不喝酒不打高尔夫球一样,都是很奇怪的事情。但是无论是这里的两支球队,还是这里的两大宗教,都无疑有着源远流长而又纠缠不清的故事。

记得以前看过X浪网上的颜强同学写的文章。当时还惊为天人,觉得此人实在是太见多识广,读他的文章真是受益菲浅。他这样写过:

“如果你穿着凯尔特人球衣走在大街上呢?”我像个白痴一样问了他一句。勒土埃对我翻了个白眼:“难道你想被人在背后捅一刀?”

给我印象颇深。后来我就来了格拉斯哥。一下从机场来的火车,就看见了一个穿绿白横道球衣的小孩。“凯尔特人球衣!”脑中一阵惊呼,心脏瞬间被揪起。紧接着看见他们一家老小,全是类似的打扮,我紧张到了极点。我向四处打望,感觉就要第一次近距离见证杀人场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结果什么也没发生。一家人笑着说着话,买了零食,其乐融融的出了火车站。

我脑中一片空白,几乎没找到出站口。刚走出中心火车站没两步,一个商店彻底颠覆了颜强同学在我心中的伟大形象。巨大的绿白招牌,是一家凯尔特俱乐部的专卖店。我无语,感觉经历了某人曾说过的那种全套世界观被颠覆的感觉。

随后上网查了查,原来那都是几十年前的老皇历了。不过尽管是老皇历,像我这种从来没接触过足球和宗教的人读起来还是津津有味。

这里是新教和天主教混杂的。因为英格兰的影响绝对强势于爱尔兰,所以这里的新教实力更盛。信新教和信天主教的人各办了一个足球俱乐部,于是关于宗教和足球的对立就搅和在一起了。八十年代的每场德比战,都伴随着无数的暴力事件,绝对的暴力足球,就像那浮云一样。(我一直不懂足球里的“德比”这个词。好似一百多年前英国的一个赛马比赛被称为derby days。它跟足球怎么扯上关系的,真是让我费解。)甚至有一年比赛前后,发生了2起未遂谋杀案、2起屠刀砍人案、1起开山斧伤人案、9起匕首伤人案和35起群殴。许多虔诚的教徒+球迷甚至希望自己的骨灰能撒在IBRox足球场,以致于俱乐部宣布不再允许球迷死后将自己的骨灰洒在IBROX球场,因为“有太多球迷想让自己永远呆在IBRox,结果这影响到了球场草皮的质量,即便是夏季,部分场地都长不出草皮了……”

直到89年流浪者才第一次引入了一个天主教徒球员,以后各个球队逐渐国际化,才使得这种冲突弱化。毕竟宗教的势力已经在西方国家里走下坡路了,况且英国是个教权一直都很弱的国家,他们忠于女皇的程度要远高于忠于罗马的教皇。那种12岁身穿球衣的小凯尔特球迷在格拉斯哥被当街杀害的惨剧也随之消失了。

会说法语举止优雅的猪——威廉古堡纪行

其实我法语很烂,举止更谈不上优雅,不过威廉城堡还是去了一趟。

拿着在网上买好的票,我坐上了开往威廉城堡的大巴。大巴行驶在苏格兰山间的公路上,我透过车窗,欣赏着高地的乡村美景。云彩飘得很低,轻轻地盖在一个个小山头上。树林里飘散着似云似雾的东西。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山间迷雾吧。

偶然间,云层也裂开一些小口,透出蔚蓝色的天空,阳光从裂缝中洒下来,在山坡上投出斑驳的影子。远远看去,绿绿黄黄的树林有的地方颜色深,有的地方颜色浅,就如同西方的油画一般,恍惚之间觉得似乎美的有点失去了真实。

下了大巴,照例拿了免费地图,开始狂找古堡。转了一大圈,好容易才发现了目标。是一个介绍牌。上面介绍古堡在1690年奉国王威廉的名字建立,起名威廉城堡,两百年后被毁,后来被West Highland Rail Company买下地皮,在上边修了条铁路,现在只留下了一些废墟。我叹了口气,难怪穷游上没人提起过这个景点……

吃着快餐,欣赏着湖光山色,感觉也并不是白跑了一趟,毕竟这里是传说中的苏格兰高地。

在爱丁堡逛庙会

阳光明媚,正是出行的好天气。

坐大巴来到爱丁堡,发现正赶上了爱丁堡的庙会——一年一度的fringe festival。我英语差,也不知道具体应该是什么意思,不过看这阵势,两个字,庙会。

从爱丁堡的城堡往下,整个一条大道,专门为庙会设成了步行街。街上热闹极了,人山人海,有表演杂耍的,有玩cosplay的,有讲笑话的,(可惜我也听不明白,只好跟着周围的观众一起狂笑,有点搞笑的),有发传单的,也有乘机做小买卖的,甚至还有好多当街纹身的。刚好前两天看了Clare的blog上的纹身话题,一冲动就想去纹一个,结果居然得排队,于是作罢。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纹哪里好,不过也就是左臂或者后腰,再刺激的地方我恐怕还接受不了。

似乎有点跑题了,主要是前两天刚想更一期纹身的话题,却发现Clare已经捷足先登了,写的又比我好,于是只好作罢。现在触景生情,免不了多说几句,见谅。

爱丁堡城堡的门票要10镑,参考了穷游上的方案,没进。反正以我的鉴赏能力,估计和凡尔赛宫也分不出什么区别。于是我去了免费的地方,苏格兰纺织品展览馆。这个展馆倒是办的别开生面。不但出售各种衣帽,小纪念品,而且还有穿衣拍照的服务。我一直以为这个向游客提供cosplay拍照的服务是中国特色,比如什么阿玛格格的,穿上拍个照,20块,结果发现,苏格兰人也会玩这一手,而且还特别专业。

只见一家三口人已经穿戴完毕精心挑选的床单布做的大小裙子,款款走到相机前。细心的摄像师还专门搬来两块准备好的石头,让家里的大小男子汉各单脚踩一个,两人每人一把夸张大的巨剑,比魔戒里的还大的那种,不过是模型,要不然真怀疑男主人能不能拿动。女主人则比较简单,手里随便拿了束塑料花就了事了。

摄影师小姐对着一家人说,big big smile,但是无奈小孩太小,没明白她的意思。她于是用两个食指撑开自己的嘴角,做了个示范。小孩终于明白了。于是当她再次说big smile的时候,小孩拿起一根食指,插在了嘴里。全场暴笑。

考虑到我没有照相机,于是有点想在这里照一张。去看价目表,发现价格是从两人照开始写起,被打击。而且不是很便宜,19镑,无奈之下只有放弃。

转了一圈出来,就买了两张明信片,谁让这里东西这么贵,连个破帽子都要10镑。逛完展馆,开始我此行的最后一个目标,寻访欧洲吸血鬼。专业人士肯定会说,那你怎么不去罗马尼亚啊。这个……。我也不是想去哪儿就能去的,反正这里也是第二大圣地了,就将就了吧。不过大白天执行这个计划还是挺困难的,转了几圈也没什么发现。倒是在公共车的车身上发现了一个伯爵给公交公司做的广告,说那个公交公司的夜班车服务周到,定点发车。暗笑,吸血伯爵才不屑公车呢,人家不把公车当食堂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格拉斯哥。感觉这趟爱丁堡应该还算是不虚。

勇敢的心——Stirling访古

由于尼斯湖的计划后推,上周末临时决定去了Stirling的城堡。

Stirling位于格拉斯哥的郊外,坐大巴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我还是从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勇敢的心》里知道这个地方的。电影里讲的是苏格兰民族英雄William Wallace带领广大人民群众抵抗侵者——英格兰军队,进行保家卫国的战斗故事。其中那难以听懂的苏格兰口音和主人公悲惨壮烈的死法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到了Stirling,发现周围的风光还是不错的,不过苏格兰到处都是如此,也就审美免疫了。依惯例没有进城堡,只是围着这个七百年前Wallace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了两圈,然后我就出发,直取城外一英里外的小山包上的Wallace纪念馆。

Wallace纪念馆修得很有特色,外形酷似一个灯塔,又有点像一个火炬。还好它位置高,显眼,盯着它一路走去,倒也不会迷路。在路上看见两个中国人正在往回走,心想他们估计也是穷游上的同胞,可惜隔着马路也没能打个招呼。

到了纪念馆,发现这个小山包是一个俯瞰四周的好点,整个Stirling小城尽收眼底,还有山川农田,五彩缤纷。在纪念馆的商店里买了一个钥匙扣,上面印着BRAVEHEART里的一段话,如下:

I am William Wallace!

Will you fight?

Two thousand against ten?

No! We will run – and live! Aye! Fight and you might die. Run and you will live – at least for a while. And dying in your beds many years from now, would you be willing to trade all the days from this day to that for one chance, just one chance, to kill our enemies. For they may take our lives, but they’ll never take our FREEDOM.

不过时过境迁,当年Wallace大胜英格兰军队的第二年,Stirling城堡就被英军攻陷,现在英格兰更是统一了英伦三岛(其中爱尔兰只包括北爱),在全世界也是排名前五的强国。有关Wallace的记忆,也只能存留在这偏僻的纪念馆和小小的钥匙扣上了,而跟Wallace一起战斗过的人们,又有谁记得呢。

九一一,贝尔法斯特

今天偶然知道,一个从未在我的blog上留过言的师兄也一直在默默的支持着我的blog,觉得更加鼓舞了,特此更新一小篇,送给这位师兄和所有看我的blog的同学。这一篇尽管不是在苏格兰,但也可以算做苏格兰系列的特刊了吧。

时间过得好快。上个九一一和大学同学一起去登铁塔,已然就是一年前的往事了。

今年九一一这天,我在北爱首府,贝尔法斯特。

从苏格兰到北爱,需要穿过爱尔兰海。跨海轮渡号称自己是“largest fast craft over the world”,估计是吹得有些过了,尽管确实是我坐过的最大的船。

在贝尔法斯特街头看见了迷彩色的装甲车,忽然才发觉到了九一一。没遇到游行,也没有听到枪声。回来后看tom.com的新闻才知道,十一号前后的警民冲突颇为激烈,双方互射子弹、燃烧弹,1人死亡,50名警察受伤。回头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的。不过无论如何,总算还好。

该逛的地方也都逛过了,就剩下这周末的尼斯湖了。下周就回学校了,又是一个新学年。

八月十五 尼斯之边

终于到了苏格兰的最后的一站,尼斯湖。找水怪明显是核心任务。我甚至提前买了介绍水怪的书,认真学习了寻找水怪的秘法。

从Inverness(因弗尼斯)和yifan同学一起坐大巴,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尼斯湖的观景点。按前一天的metro上的报导,今天有几人在尼斯湖裸泳,号称是给癌症研究募捐。我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他们,不过他们精神委实可嘉,要知道湖水只有5摄氏度。

尼斯湖长超过10英里,但是宽不足1英里,呈狭长型,从北向南伸展开来。水怪的报导很多,可惜我最后还是没有福缘见到。

正值中秋,但是我和yifan也没有什么传统食品吃,只好在湖边画饼充月了。古人能千里共婵娟,不过若是相隔万里,共婵娟也是不可能的了。

噫!八月十五,尼斯之边,紫气东来,可惜没有传说的水怪……

PS:苏格兰游记到此就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感谢大家的支持,敬请关注下次出行的游记。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 Alike 2.5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