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s De Loire

倏忽间轻生丧命,打新春两世为人(一)

这句话我常说,不过还真不知道写出来会这么吓人。本来嘛,对于小说中在刀尖上混日子的侠剑客来说,两世为人是他们的真实写照,在现实生活中的我们很少能体会到。。。

扯远了,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次平常的自驾车出游。可这短短的两天时间里,却见证了我许许多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在法国开车;第一次上高速公路;第一次在拥挤的城市里坡道起步,然后熄火。。。第一次开夜车,然后。。。

事情起源于魏刚这个准chef de projet对于城市生活的厌倦和对Loire河城堡的迷恋。很早以前,这个家伙就在策划着趁这个四天的周末离开巴黎去做点什么。经过几番周折,最后终于确定了自驾游Loire河城堡群。我这个理论知识丰富,实践经验匮乏但却对驾驶超级热衷的准司机,就被他糊里糊涂的选作了这次自驾出游的主力。鉴于我自己的驾车水平,在接受任务的同时,我也给“狐狸刚”提出了三个要求:1.坚决租五座以下的车。(因为如果不然,说不定真的能弄一辆Renault Espace,想想开一部满载着Jeunes的Espace跑长途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玩,估计连开过很多年车的老手都怵头)2.坚决不在天黑以后开车。(这个嘛,跟我个人身体的条件有关,一到晚上我眼神不好,戴任何度数的眼镜也挽回不了)3.找个会开车的来当陪嫁。(否则一旦出点问题,连个商量的都没有)

三点都落实以后,自驾Loire河之旅的基本框架就确定了。参加的人包括,“狐狸刚”,“陪嫁”关飞,钱小号及其MM高VA同学,还有我。要说“狐狸刚”,对这次活动还真热心,早在周三就开始忙着找旅馆,打印路线图,买全法交通图,忙得不亦乐乎,颇具作Planification的人的职业精神。关飞更是,除了中间有点小思想波动以外,也忙着积极准备,还特意装上“Need for Speed 4”,在家积极练习。

周六早晨,计划全盘展开,按照安排,现有关飞和我,去Avis把车租了,然后去Place d’Italie拉上人,出发。可是Avis的法国鬼子的工作效率实在令我不敢恭维,由于我们前边一辆车的技术故障,我们生生在车场等了将近一个钟头,才把那辆只开过400多公里的柴油Megane颤颤悠悠的开出租车场。上路了。。。第一次开这法国人的车,走在熟悉的巴黎大街上,说不出的激动和兴奋。可惜,兴奋劲还没过,就面临了第一次考验:周六早晨的巴黎大街,布满了出行的车流,在一个将近30度的大坡上,我不得已停下了车。。。妈的,刚开出来没两分钟,就得考验我的坡起:一次,不行,熄火了;再一次,还没起来,我的汗下来了,后边车的喇叭也开始响了。没办法,打开双闪,继续努力,毕竟两年没摸过车了,合着后边压下一排车急促的喇叭声,试了几次都没成功,连关飞都看不过去,我于是变成了“陪嫁”。不过关飞也没好到哪去,发动机上到4000转,吓得街边遛狗的老太太都学会了奔跑,可我们的车还是原地打滑。没办法,先冲上人行道,别挡了后边的车再说。在人行道上,试试离合,再踩踩油门,没什么问题啊。这才发现,两只手上已经全是汗了,恩,心态问题!掏出一支烟,几口吸进去,平静多了,这时才真正理解为什么跑长途的司机们没有几个不吸烟的。

再来,OK了,好在法国的司机还算有一些比较Gentils的,让我们的车又重新驶进了滚滚车流,接下来无话,找到“狐狸刚”他们,大部队胜利会师。而且,安排了车上的座次(在接下来的旅途中,很重要):前排,我,关飞;后排,VA MM坐在我后边,中间是小号,最右边坐着“狐狸刚”。

10:30:我们开始走在通往巴黎通往高速公路入口的路上。这个时候,趁着大周末出游的巴黎人把本来就不是很宽的街都挤得满满当当。我们基本上是每走10米都要停下来一次:很好的练起步停车的机会,好在这是平路,所以没遇到什么障碍,只可惜到了高速公路的入口,我们的领航员们发生了点分歧,我也傻了点,直接冲过了入口,来到了我家—-Villejuif。好在是我家,轻车熟路,掉了个头之后,顺利地进入了通往高速公路前的辅路。

11:15:按理说,上了辅路之后,限速就已经达到110公里了。可惜这是周六的早晨,望着前边像蚂蚁在爬的车流,我们也只能自己说点笑话解闷了。继续磨吧,谁让咱没能趁早出巴黎呢!

12:00:到收费站了,原来的三车道顿时变成了无穷条车道,每辆车都像小鸟出笼般的撒起欢来。入口处只拿ticket,然后就是平坦宽阔的,令国内司机羡慕不已的法国高速路!上了高速才知道,原来上面的限速根本就是一纸空文。什么老手130,新手110,根本没有人遵守。开始的时候,我以110公里的时速“撒欢”似的跑着,(要知道,这可是我以前所达到的最高时速)后边车不停的闪灯提醒我应该换到最右边的道了。到了最右边的道,以110公里的时速跟一群大卡车为伍,开了一会之后,觉得还不如加加速,到小车的道上去安全。于是,我“无奈”地冲到了130,汇入了滚滚车流之中。

13:00:高速公路上跑得真是无聊至极,离合器,挡位,闸,早已半天派不上用场。只有右脚,还在以不变的力度塔在油门踏板上,都麻木了。

13:40:终于,前边的路牌显示:下一个出口就应该离开高速了。终于结束保持了将近两个小时不变的姿势。

倏忽间轻生丧命,打新春两世为人(二)

13:50:这次自驾游的第一站:“香堡”就离高速公路的出口不到20公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一种无与伦比的惬意油然而生。“香堡”是“Francois 1er”和“路易十四”他们为了方便打猎而修建的行辕,所以自然是坐落在一片密林当中。通往“香堡”的小路就穿过这片密林,两旁是绿茵茵的,高耸参天古木,雨后的阳光懒洋洋的穿过树叶的间隙,洒在笔直的小路上。打开车窗,呼吸着久违带着淡淡泥土香味的空气,真希望这段路不是20公里,而是再加一个0。

14:05:可惜路边的指示牌提醒我,“香堡”的入口就在眼前了。进去,泊车,一座似曾相识的城堡展现在眼前:这才有皇家园林的风范嘛,“香堡”比以前去过的“Chenoceux”大多了,大大小小几十个风格各异的圆顶向我们展示着法国建筑师的创造力。这种造型,似乎我小时候玩搭积木的时候也摆出来过,可惜得到老妈“没有对称美感”的评价。最令我开心的是“香堡”前面硕大的草坪,足有几个足球场大,中间穿过一条十几米宽的护城河,河上几只小船在静静的漂着。站在草坪中央,满眼的绿色,在初秋温暖的阳光的照耀下,让人的心情显得格外平静。关飞一如既往的操纵着他的职业相机,记录下这一幅幅美丽的画面。

14:30—-16:00:“香堡”里边的参观,我们见到了慕名已久的DNA螺旋形的楼梯,据说是为了防止路易十四的老婆和情妇之间正面冲突而建。香堡里许多屋子的墙壁上都装饰着各式各样的鹿角,和屋顶装饰的各种野兽的图案,向我们昭示着这座城堡的功用。由于是万圣节,香堡的一个角落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南瓜,一群小孩,在和他们差不多大小的南瓜堆上爬来爬去,实在让人忍不住怀念起幸福的童年。

16:00:“香堡”再大,也得说是法国园林,无论如何也达不到承德“避暑山庄”的规模。于是一个半小时之后,我们踏上了前往另一座城堡的“征程”。这时,关飞自告奋勇要在乡间路上一试身手,我也乐得欣赏一下美丽的田园风光。于是,关飞摘掉了相机,作上了驾驶员的位子。不愧是国内汽车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关飞的起步果然平稳,从泊车位出来,走上了林荫小路。

16:05:从“香堡”的小路出来,需要重新驶上通往另一座城堡的林荫路,在这个路口,要停下让车。我跟关飞说,路边的牌子需要我们停一下(这一点,我烂熟于胸,毕竟考过三次code嘛)。可关飞说,跟着前边车走,肯定没错,我想也是。可就在我们刚到路中间,准备拐弯上路的时候,一辆疾驰的自行车出现了!没有减速的奔着后排的高VA同学就飞了过来。我只听见高VA MM的一声惨叫,然后就是一声重重的撞击声音,回头一看:骑自行车的人,已经倒在车的左侧地下,好在我们的车速度不快,关飞停下车,也往后看。小号忙问身边的MM怎么样,MM头转向右边,用颤抖的,哭泣的,接近于崩溃边缘的声音,说了4个字:“我不敢看”,然后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这一切,也就发生在短短的两秒钟内,快得让我们没法作出除了本能的冲动之外的反应。

然后,我拉车门出来,绕到车子左侧,心里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还好,至少我没看到血迹,而且我还看到倒在地下的人还在动。走近一看,原来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我的心一下子又悬了起来。搀起老人家(谢天谢地,他还能爬起来),帮他捡起落在一边的鞋子和头盔,跟他走到路边。关飞见没有什么大事,也赶紧把车停到路边赶了过来。这老头绝对不是吃素的,还就在我给他捡鞋的时候,就迅速掏出纸笔,记下了我们的车牌号码(恩,这就是典型的法国人啊)。在路边,我得以细看这个老者,他是全身自行车运动员的装备,带着头盔,护膝,护肘,一幅健壮的运动员身板,却挺着一个大大的肚子。

我们急忙问老人家的伤势,很奇怪,没什么硬伤!要知道,他至少是以三十公里的速度直着撞到我们车的!我们那辆Megane的顶棚,都被他撞出一个大坑。这老头,除了右手手指划破了一块以外,基本上没有问题,看来连上医院都不用!

这老头看自己没什么问题,兴致一下子来了,先是撩起上衣给我们看,原来他那硕大的肚子是一套护胸和腹部的护具。他还边敲着他的肚子边说,“tres solide”。我心说,亏得您的肚子是铁的,要是肉的,我们这几位都得吃不了兜着走。然后,老头开始正他的自行车把,边正还边给我和关飞讲,说他今年64了,家就住这附近,是个狂热的自行车迷,去年还参加过环法业余组的比赛。然后还拉着我看他的自行车上的里程表,说他今天已经骑了40公里,今年一年到现在已经骑了800公里。我想了想,还真不算多,我们从巴黎过来也已近走了200多公里了阿。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老头都够个运动健将了,尤其是在自我保护能力方面。我估计,要是搁我,被这么撞一下,怎么也得在床上躺一个月。

这老头则不然,他活动了活动,又拉起自行车,继续上路了,临走的时候,我说要留给他电话号码,他都没要,看来的确是没什么大碍。

16:20:经历了这一撞,我看风景的心思彻底被撞没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关飞面前的速度表,不断地提醒他慢点慢点。关飞经过这一撞,也显得有些不太冷静,刚出来不久,就把路走错了,进了个岔道,掉个头,可是车却怎么也起不了步。我虽然也在手脚出冷汗,脑海里不断浮现着小号MM说“我不敢看”的场景,但也不得不受命于危难之间了。拿到车,走上了去另一个城堡的路,却发现怎么也挂不上二档,真是邪门了,停到路边仔细检查了一番,才发现,手刹一直没放到底,怪不得刚才起不了步呢。方好手刹,我们一商量,得了,也别另一个城堡了,咱们还是趁天亮赶到旅馆,修整修整吧。

倏忽间轻生丧命,打新春两世为人(三)

16:30:开始行驶于通往Tours旅馆的国道上,这条国道还真是风景如画,沿着蜿蜒的Loire河流动的方向,清澈的河水倒映这朵朵白云,河两岸的沙滩闪耀着夕阳的余晖,风景真是好极了。可我再也不敢分心去欣赏着美丽的景色,只有在路边停车的时候,才能仔细看看这法国第一大河的风采。

16:50:停在了路边也是河边的一个Parking,喘口气。递给关飞一支烟,关飞这个一直洁身自好的小兄弟马上接了过去,大口的吸着,尽量的让半小时之前的记忆随着烟雾飘散。

17:00:做了短暂休息之后,五个人又踏上了旅途。这回,虽然仍然是紧张,可心情却平静了许多。法国这条Loire边上的公路真是太好,路面平整,虽然不时穿过一座座村庄,可蜿蜒流动的河水却总在我们身边。在这种路上行车,再不会有高速公路上那种麻木的感觉。

18:00:到Tours了,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可是我们谁也找不到去郊区旅馆的正确路线。先进城吧,看看城里有没有路牌指示。进了城之后,都傻眼了,天越来越黑,通往Fomula1旅馆的路,你在哪啊?

18:40:在城里转了好几圈以后,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虽然有些反感黑夜开车,但这箭在弦上的时候,也没法把车停在路边。继续走,我发现前边有一个转盘。“先上转盘吧,慢点,多转几个圈,找找路。”狐狸刚提了个不错的建议。我一想,也行啊,于是把车减到二档,上了转盘。刚上转盘,我正想四处看看有没有路牌,突然,左边冲出一辆全速行驶的,没有亮灯的公交车。在我看到它的时候,公交车里我只有两米的距离了!它正以40公里以上的速度,冲着我身后的高维安同学猛冲过来!我只听到MM的一声尖叫,幸好当时头脑还算清醒,猛地一踩油门,发动机怒吼着上到4000转,斜着朝路边飞了过去!公交车就在擦着我们这座后边几十公分的地方呼啸而过。幸好,对面路上没有车过来,否则就才出龙潭又入虎穴了。在控制好速度,把车摆正之后,豆大的汗珠在我脸上直滚,我听到身后小号MM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幸亏有小号在身边紧紧地抱紧他MM。可我自己已经基本不能控制了,这可不比过山车,如果真有什么事,可是活生生的五个人啊!我用冰冷的双手和双脚把车开过这个转盘,停在路边,打开双闪,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把车再移动一步。说内心话,我自从离开了初中那个经常把女生搞哭的年代以后,就再也见不得女生哭,尤其是因为我的原因把人弄哭。。。再加上刚才遭遇公交车的恐怖,我从头顶一直凉到脚底板。

18:50 镇定了好半天,我才有力气把车泊到离刚才停车地方只有10米的车位,然后把钥匙一拔,说了句“我quit了,咱们就地找旅馆吧”。我当时是什么也管不了了,再要是趁着天黑从哪钻出一辆车来,我肯定没有力气再踏那么一脚油门了。“狐狸刚”似乎还有些不舍,恩,他刚才是坐在离危险最远的地方,对这个情况不是最清楚。“咱们就地找旅馆,然后明天一早把车在这座城市还了,坐火车回巴黎吧,反正我是不开了,谁想开谁开”我补充了一句。当时的情景,我确实没有勇气再把车启动,说实话,我都有以后永远不开车的冲动。

19:00:幸运的是,“狐狸刚”在下车转了一圈之后,回来向大家报告,就是要撞我们的那路公车,相反方向是驶向我们要下榻的旅馆的。OK,那就去吧,一行人收拾了一下,拿着必需的东西,锁上了车,记好了地点,直奔公车站。

倏忽间轻生丧命,打新春两世为人(四)

吃完饭了,继续把游记写完。。。

19:30:公车带着我们五个,在转过曲曲折折的山路以后,终于到了那个传说中的Formula 1 旅馆。路上大家还在暗自庆幸,幸亏没有继续开下去,否则,大黑天走这个山路,难保不再碰到个不点灯的车什么的。我已经彻底没感觉了,只是由衷地感觉到:我们每天都坐的公车,虽然公交司机已经麻木,但还是存在不小危险系数的。又有了个不错的消息:这个旅馆旁边就是一个不小的商业区,有Auchan,有Quick,还有一个专卖moule的叫Leon的比利时连锁餐厅。

既然已经决定不开车了,我提出要买酒给大家压惊,“小号”买来下酒小吃,“狐狸刚”买来一次性杯子和开瓶器。半小时后,我们提着白酒,红酒和rose各一瓶,出现在Leon的餐桌前。这里的moule果然味道鲜美,配着vin blanche更是让人食欲大开,忙碌的招待似乎也无暇顾及喝着自带酒的我们,于是乎,推杯换盏之间,几大锅moule被一扫而光。席间的我们,谈起法国的核电,淡起大学附近的餐馆,谈起久违的高考,都觉得好像是恍若昨世。不知不觉,吃到饭馆打烊,所有的人似乎还意犹未尽,讨论着酒还是买少了,晃晃悠悠的回到了旅馆。

我进了房门,一头栽倒上铺的床上,话也不说就睡了,一天的疲劳再加上几个小时之前的惊魂,让我没有精力再去思考别的事情。我只记得由于酒精的刺激,我这一觉睡的并不是很香,半夜里不知几点,醒了,听见“狐狸刚”和关飞还在聊着什么。具体内容记不清了,只记得又过了很久,我才又浑然睡去。

感谢法国的冬令时,让我们得以痛快的多睡了一小时,睡到旅馆里的早餐都被订光才醒。收拾停当之后,离开旅馆,开始往城里赶:还车,买火车票,回巴黎。。。可是当我们来到公车站,全傻了,原来,周日这里是不同公车的!Ah,似乎曾经在诺曼底经历过一次这个事了。只好走回城,一路之上,我们不停的向过往的车辆打手势,要求搭载一程。也许是我们的阵容过于庞大,有的车再犹豫了一下之后,又开走了。好在进了市郊之后,出现了公交车,我们搭着公交车,又回到了前一天晚上历险的那个转盘。

这回看清楚了,这是个转盘不假,但中间却有一个公车道,在交叉口上,立着个牌子,写着“让车”。妈的,晚上黑灯瞎火的,谁能看到这个牌子啊!

拿到车子,开着在市内转了两圈,感觉已经不像昨天晚上那么恐怖了。不一会,路过火车站,我停下车,问大家意见,是还车还是继续。结果一车人,每一个表示想还车的,那好吧,继续咱们的鲁瓦河之旅,唯一不同的是,“小号”和他MM换了座位,我们唯一的fille坐到了整个车最中间的地方。

接下来的旅途,闲适而畅快,再也没有了一天要看多少个城堡的压力,见到有宜人的景致,我们就停下来欣赏,欣赏够了就继续往回开。在河边一片宽大的沙滩旁,我们停下车,第一次亲手触摸到了Loire河的河水。在Ambloise城堡旁,我们看到了那一排排卖中世纪盔甲的小店。最好的是一个叫Chaumont的城堡,建在山顶上,却有无穷大的绿油油的草场,上边张着千奇百怪的百年老松树。

由于该了时间,天黑得更早了,我们没敢在着个城堡多停留,就匆匆踏上了回程。从Blois开始上高速开回巴黎,一路上无比的轻松。我们的车,轻轻松松的上到140,超过一辆坐着两个jolie filles的Clio,然后又被她们反超,遗憾的是,最终也没有弄清楚他们是那里的车牌。

周日下午的巴黎,永远是车满为患,一路之上,布满了从外省赶回来的巴黎小资们。等我们加完油,把车还到Gare de Lyon的地下车库里,天刚好完全黑下来。停好车,拔出钥匙那一瞬间,我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管车的黑大哥问:bien passé? 当时是formidable。(还好,他没注意到车顶被老头撞凹下去那块)黑大哥还跟我说,小伙开了不少啊,548公里:当然了,咱去的是Loire河!

游记写完了,不过我也得说一句,在1月份我拿到法国驾照之前,估计不会再自己租车出去玩了。不过,拿到驾照以后嘛,听说Corse有好多山路,是不是可以去perfectionner一下坡道起步。。。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 Alike 2.5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