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响应DAN的号召,就贴个大概大家都还没去过的地方的游记吧。。。06年4月,PROMO04物流专业的VOYAGE D‘OPTION。
Ying.

南印:拍案惊奇——我的惊奇报告

今天的参观,什么是让你最惊讶的事情?

——这是专业老师在每天参观终了,必然会挨个问的问题。由他总结记录,便是印度之行相当重要的部分:惊奇报告。而第一星期初到印度,CHENNAI,孟买。南亚的次大陆不论是经济工业,还是生活文化。都是一张我们描述不完的惊奇答卷。

惊奇之一:颜色。鉴于来自人口第一大国的骄傲,我就不学法国土人们爬在车窗上大喊“怎么这么多人”了。可是街上满满满满的颜色,却还是花了我的眼睛的。——单是姑娘们身上的沙丽,就是橙黄紫绿,飘飘洒洒,把一条街轻易缀成彩色了,加上来往的卡车,见到之前是绝难想象每辆卡车都能被漆上各色花纹和万字符号,挂着青椒橘子和鲜花,连“blow horn”都是每个字母颜色各各不同。然后还有拉车老牛牛角装饰,女人们各色珠宝反光,信徒们每日朝拜得来的额心嫣红,少女手上深色的油绘繁复花纹,——热带国家的生活热情,是让人叹为观止的。

惊奇之二:声音。作为印度正在崛起的南部两大工业都市CHENNAI和孟买的大街上,充斥着各色猫叫声,猪叫声,民族小调,牛叫声……在印度,卡车鸣笛作尖锐的猫叫,摩托车鸣笛作低沉的猪叫,民族小调是正在倒车的轿车发出来的,而且每辆车还各各不同。这个第一天吓了我们好大一跳,我们连广告词都给人家想好了:“您可以随时到网上下载您的倒车铃声”……至于牛叫声,当然是牛发出来的了——没错,世界经济增长拉动核心潜力都市的街道上,牛车正有条不紊的与各式卡车,拖拉机,摩托车,三轮,轿车并驾齐驱。其实我们目睹的还有大象,其力量和体积让同在一条大道上行驶的我们实在有点自危……不过幸好大约出于最经济利用交通空间的考虑,这种交通工具已不常被使用。
而要穿过这样的一条马路,第一天等惯红绿灯还在路边犯傻5分钟过不去一条马路的法国人,在第12天已经熟练掌握过马路技巧:如果你嚷嚷得比街上这所有交通工具发出的声音都大,就能很顺利的享有优先权的过去了。

惊奇之三:宗教。在印度并存的有六大宗教,其中教众以印度教为主。佛教已经死了,这点让没有文化的我小惊讶一把。但是真正让人吃惊的,也许是宗教这样一个有些抽象有些仪式化的词,一个也许对中国人来说甚至与现代化有些矛盾的词,对印度人来说却是平实具体的,千丝万缕的渗入他们的日常生活里。进入寺庙祈祷是他们的早晚功课,也许开豪华轿车而来,把昂贵鞋袜脱在门外,便如同所有教民,赤足虔诚的在佛祖面前卑微俯首。然后顶寺僧抹上的一点嫣红,再开始一天的劳作。而接近寺庙,接近佛祖是如此简单,大小街区,宽窄街道,随处可见小小神龛寺庙。甚至连我们参观的印度一家相当规模的现代化工厂,每个车间里都有两三处供奉佛像。而我也实在有些目瞪口呆的听这样一个高效运转的工厂的最高负责人骄傲的解释说,此处没有办公楼的原因是因为厂门口建有一座寺庙,于是所有厂房建筑都要低于它——佛应在高处,俯瞰一切。7%的经济增长,与虔诚的仪式和信仰,在印度人眼中是丝毫不矛盾的哦。

惊奇之四:纱丽。之前已经说到但是忍不住再提,并不完全是因为它的美丽。小时对纱丽很是向往,对它的印象,便是西游记里扮玉兔精的李玲玉,玫瑰色薄纱后的一双眼一束花一支歌,真是比不上的千娇百媚。可是没想到的是纱丽在印度,远不是唐装在中国的命运。印度人的民族服装,正很民族的被穿在所有印度女人的身上,遮住街边卖花少女的眉眼,飘扬在飞驰而过的摩托身后,拖拽在即将关上的轿车门前。——中国人,连同跟我们渊源深厚的日本人,大约都认为细节影响思维,要革新,别的不说,从武灵王起的传统,就得先胡服骑射了。所以向先进生产力学习的先驱步骤是,穿上先进生产力的衣服。进步进步,扬弃扬弃。而印度人民就这样拖着长长的彩纱,摇摇曳曳、色彩斑斓的奔小康了。传统的服装,其实是时间为一个民族的量身订造。所以在时常暗叹印度女人的分外美丽的同时,也不由的想到,这些,那些,中国那些被急于扬弃的,传统的,民族的,自己的东西,其实是不是可以被多保留一点。

惊奇之五:笑容。我想南印的笑容还是没太变味的。印度毕竟还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或者说一个尚且很贫穷的国家。夹杂在这些声音颜色里的是拥挤,肮脏,混乱,衣衫褴褛的乞讨的孩子,不时经过的瘦骨嶙峋的路人。但是街道上行人们露出的热情而满足的笑容,却是让法国人都困惑到底是该给这样一个地方下“幸福”还是“不幸”的定义的。他们簇拥到我的DV镜头前朝我笑,轻易就天真而兴高采烈。他们用带浓重口音的卷舌英语给我们指路,实在听不明白就说一句我们一定听的懂的“PLEASE COME”,给我们领路。他们见我在拍街边睡着的狗,便把狗踢醒(我承认这是有点暴力……)逗狗给我表演。我们徒步穿过寺庙前热闹的集市。跟买花的姑娘说一句“YOU ARE BEAUTIFUL”,她害羞的捂捂脸便去扯身边的女伴喊,她说我BEAUTIFUL哪!一派我羡慕不来的天真烂漫。他们的贫穷,他们气候的燥热难耐,他们的贫富极度不均,全然不能在他们的脸上留下悲伤的褶痕。他们就这样带着自若而安宁的笑容,过他们的生活。他们是不是千年以来,便一直这个样子?占印度人口90%以上的印度教众,几乎从来就被外族,外教统治着。不能说他们无能吧。参观期间跟随队的导游,一位懂6门语言的博学的OLD LADY,给我讲解印度教教义。接受,不妒。幸福是自己创造,不是靠抢夺别人。我听着不由感叹,宗教在中国,原来的确早已死了。这样平和的宗教,也许的确不适合欲望和争夺,也许解释得了他们脸上安宁的笑容。

北印:寂寞都城

我在电脑前看着拍摄的影片中后半段的北印。怎么描述它,怎么记忆它。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因为脱力颤抖的手拿不稳DV,拍下来的那些带晃动的镜头。强烈的阳光下,荒漠之上,恢弘的建筑的剪影。却只录下的鹦鹉的鸣叫,和扫过平原的风声。微微困惑。仿佛北印于我,就这样变成潦草模糊的默片。

为什么要去北印。在孟买跟那位颇有智者风范的导游老奶奶聊的时候跟她说,我想去看看在来之前就一直听说的泰姬陵,和恒河。我听说的印度也就这些了,可是泰姬陵是世界7大奇迹之一对不对,恒河水是不是对你们来说是圣水,在里面濯洗能洗去尘念和罪孽?老奶奶笑笑,说很好啊,可是这些地方离孟买都很远呢。至于水,对我们来说其实都是一样,水本是上天赐物,生命之源,哪里的水都是神圣的。

我一呆。仿佛又见黛玉的那句轻轻巧巧的“这王十朋也不通得很,不拘哪里的水舀一碗看着哭去,必要跑到这江边子来做什么?”不由感叹智者相似,愚人自愚。光这一句,即使此行错过什么,便也不应遗憾。

但是我最后还是做了跟某无事忙一样跑江边的事,不完全是因为仍旧固执的想找心目中那个,不是成为中国之后最后一个增长神话的,而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印度。而是,——当你在第一星期工业参观结束,面对第二星期行程是去孟买附近某个村子海边泡澡还是去看泰姬陵的旅行计划二选一,你会选什么呢。

所以我大出血的当晚订了第二天直飞德里的机票,所以我毅然跟三个平时不说什么话的法国兄弟统一战线,所以我们继续花血本租车在满是卡车,拖拉机,三轮,牛,马,骆驼,间中横穿过些许狗,猪和猴子的高速公路上行进,期间仅靠手刹制动50公里……游览北部三镇,德里,阿格拉,斋浦尔。

两座前朝故都,一座现今都城。经过集市时依然热闹非凡,行人如织。却不再是那个轻松的色彩缤纷,可以兴高采烈的大喊“啊,看那边,大象大象”“骆驼骆驼”的南印。站在那些宫殿陵寝前的时候几个人都不太说话。石砌的建筑已不是片段的,静默的镶嵌雕刻间仿佛一不小心便看到昨天。我们喃喃扣问的,是多少前尘往事。热带大陆性季风气候,旱季只得些许耐旱植物风尘仆仆的生长的莽莽荒原之上,仍有什么横亘在这些无法消失的遗迹之间,厚重而荒凉。

在德里仍然可见殖民遗迹,带着诡异的不伦不类。英式风格和印度传统建筑风格搀杂的议会宫前,延雕着小型方尖碑的喷泉望去,一公里开外的直轴大道另一端,那座雕砌略嫌简陋的方方正正的四柱石门,——我想在巴黎住过的人都会忍不住大喊,这分明是凯旋门,香榭丽舍,协和广场的光景。国立博物馆两小时的匆促相对,那些3000年前的朴拙的陶,仿佛到底把这些天眼目所及的那层五光十色兴高采烈的外衣剥去,四大文明古国中延续时间最长的那个印度,浑厚而凝重的显露出来。阿格拉和斋浦尔,便是曾统治印度的强大入侵者卧莫儿王朝的前尘旧事,英俊非凡的杰辛格王公和拉贾斯坦邦首府的斋浦尔昙花一现的辉煌,陡峭山崖之上带着刀削斧斫的张扬的琥珀堡,和山崖下经他一手规划,一色浅红砂岩堆砌的,如今他的子民依然在里面繁衍生息的粉红之城。阿格拉是此次印度之行我最喜欢的地方,五百年前卧莫儿王朝鼎盛时期那个英武开明叱咤一时的王在这里安静的歇息了,当年那个18岁从舅父手重夺回政权,统一北印度,身体力行宗教间通婚,废除沿袭一千年寡妇自焚殉身习俗的,恩威并重的征服者已经消失不见,阿克巴的陵寝游人不多,陵寝外是大片的庭园,三两成群的鹿在草地上徜徉吃草。伊斯兰教风格的窄小高旷的墓穴里,窄小的宝石棺前,包裹头巾的老人时而亮开嗓子吼一声,在徘徊不去的余音里问游客讨要小费。半天的车程,能赶到一色砂岩砌成的红堡,这座由阿克巴修建的雄伟的红色宫殿,成为他的继承人沙迦罕的最终牢笼,在一场由误传转为残酷阴谋的夺位斗争中,沙迦罕被其子幽禁其中8年,直至郁郁而终。后来其子废都阿格拉,迁都德里。卧莫儿王朝也从此开始走向衰落。——而在红堡高处可以遥遥望见,成为这个王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的,也成为这个国家关于爱情最浪漫传说的白色伊斯兰宫殿,泰姬陵。

泰姬马哈,意为皇冠的陵寝。传说是世人皆知的,深情的王为怀念给自己生下第十五个孩子时难产死去的一生最爱的王妃,决计建造一座与自己思念尺寸相符的陵墓。结果去到那边,喊着“400卢比”“200卢比”的说着独特卷舌英语的当地导游,争相向我们叙述着无法求证真假的,故事背后的故事:王妃临终时王悲痛的守在身边,她向王的遗愿,第一好好抚养他们的孩子,第二给自己建一座美丽的陵墓,第三终身不再娶。王含泪应承。及至泰姬陵建成,王是如此满意有一个与自己爱妻相称的所在让爱妻安息,他甚至决定在河的对岸修建一座纯黑色的一样的陵墓作为自己的陵寝,永远陪伴爱妻。却遭到篡位的无情变故,黑色泰姬陵终成传说。而被囚禁在红堡之内,他的儿子是如此知道如何最残忍的折磨父亲:他把父亲安排在可以看到泰姬陵的房间,却在庭院里装上全扇玻璃,让父亲能远远看到自己心爱妻子的陵墓,却永远无法走出去触摸到它。王便是在这样的悲伤与思念中,郁郁而终。

听着这样的故事也只能不置可否的一笑。依伊斯兰风俗在门口脱了鞋袜,赤足踏在光滑白净的大理石上。不愧是7大奇迹之一的风景,我们去的时候是个阴天,见不到它被阳光染上金黄或粉红颜色的美丽,但是即便不依靠光影,这座镶上宝石的大理石宫殿,便已完美精致得让人失去言语,只剩膜拜的心情。北印的建筑多选雄浑庄严的红色砂岩,这座陵墓却也许是为了突出女性的特点用了白色大理石,精细和雄伟结合得恰到好处,静立在荒滩和杂草丛生的亚穆纳河畔,显得温柔而苍凉。

而构造这个奇迹的每一块大理石都含了千里迢迢将它搬运、垒砌的印度“贱民”的血泪,每一块宝石都是前朝苦心经营积累的财富。一座泰姬陵,耗尽了这个雄健帝国的气血,内里空虚的王朝开始无可遏止的走向衰落。

一个国家的代价,是否又真正证明过一场天长地久的爱情呢。“按自己思念的尺寸”,是真的按了自己对至爱的念想,还是按一个拥有强盛帝国的帝王应有的骄傲?终身不娶的誓言,如果不是变故和囚禁,是否还会实现?而这些疑问,——看着陵前广场上,身着纱丽,依偎在恋人怀里笑得一脸幸福的女孩子,我还是想,这些问题都不要提,这场成为传说的爱情,我还是至少相信它的部分真实吧。

——只是,如果是真的。我不知道,为自己的爱人修建一座天下最美的陵墓,是否就能寄托得了对爱人的思念了。最珍贵的宝石也好,最精致的雕琢也好。看昔日耳边心上,软玉温香,如花解语的人,一点点变成繁复的石阶,恢弘的庙堂。安静的,冰冷的。越是一天天接近完成,越是明白她离自己越来越远。——修建这座陵墓,对那个威武的王来说,也许是件落寞的事情呢。

晚上回到旅馆,几个人不顾风大,跑到简陋的露台吃饭。——我们挑的这家小旅店,露台刚好能望到泰姬陵。夜色中的泰姬陵,只有一个黑色的剪影。吃饭的热闹过后,有那么一段时间,几个人仍是不说话,在从亚穆纳河对岸吹来的算不得温柔的旱季的风中望着那个模糊的剪影,和点着星星点点灯火的整个阿格拉。竟如同走错了时空,或者在梦中的不真实感。——妈妈,我还记得14岁的时候你带我去深圳,在世界之窗里第一次知道泰姬陵。那是起码被缩小3倍的模型而已,却已经让我无法想象把它还原该是怎样的美丽。没想到近十年过去,兜兜转转,我竟然真的到它面前了。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 Alike 2.5 License.